首頁 > 《統訊》 > 各期文章--決定日本未來的眾議院選舉是場大混戰

次要群組 [國際觀察] 列印

決定日本未來的眾議院選舉是場大混戰

作者:李中邦(台灣日本綜合研究所總編輯)      建立日期 2012-12-13
    11月16日,日本內政、外交皆技窮的首相野田佳彥宣布解散眾議院,12月16日舉行決定日本未來路線的大選,12月4日選戰開跑。然而,從早先各山頭的布局到現今的短兵相接,這場選戰讓外人看到的情況是,既存老牌政黨缺乏魅力、無復當年主宰過半的力量,新興的第三極(第三勢力)熱潮,則像是在玩「大風吹」。各政黨、政客為爭取選票,合縱連橫而「液體化」,「液體政黨」隨時可成立、解散、合併、合作;「液體政客」看苗頭脫黨、加入(別的政黨)、觀望。政黨的「政權公約」(政綱)則是「曖昧化」,政客發言預留後路、模稜兩可、逾越政權公約範圍,甚至自相矛盾。政客搶占媒體版面,「人氣」掛帥或自我中心主義,幾乎沒什麼人注重理念與原則。包括無黨籍的14個黨派,1503位候選人,爭逐480個席位。三大政策爭議焦點為:是否參與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定(TPP)的談判,核能發電的未來,以及是否贊成增加消費稅。
 
 小黨「同歸於盡」、大黨「漁翁得利」
    原本,第三勢力,特別是右派的整合甚受矚目,但11月27日,日本維新會與大家的黨合併會談破局。大家的黨黨魁渡邊喜美向黨內幹部表示,「維新會的政策因和太陽黨合併而動搖了」。嚴格來說,核能政策、TPP等,日本維新會兩大巨頭石原慎太郎與橋下徹本來是不同的。石原反對TPP,橋下積極參加;石原要核能,橋下擺脫核能。結果,日本維新會的政權公約寫的是參加TPP,未來廢核能,混合著石原和橋下兩種色彩。當天,這一老一少、一東(東京)一西(大阪),首次在福島市公開同台、街頭演說競選造勢,互相讚美,卻招來內行人「同床異夢」的譏評。
    第三勢力整合不成,目前分成三股:一、主張廢核能的日本未來黨,二、日本維新會,三、大家的黨。坦白說,小黨整合太遲,在地方經營根基尚淺,同時,小選區候選人互相競爭、搶票,很吃虧。有些黨幹部憂心認為,說不定會「同歸於盡」,而讓自民黨、民主黨等大黨「漁翁得利」。
 
TPP贊成派欲通吃經、農利益
    關於要不邀加入TPP談判,由政權公約來看,贊成的政黨可歸納成民主黨、日本維新會、大家的黨及公明黨,理由是如果日本能隨同美國加入TPP,撤銷關稅有利於通商貿易及GDP成長,強化美日安保體制,農業也配合TPP的做大幅制度變革,提升競爭力。自民黨、日本共產黨、社會民主黨、新黨日本、日本未來黨、國民新黨則表示反對,理由是,農產品市場門戶大開,將危及農林水產業的生計及國民健康,糧食自給率由現在的四成下降成一成四,不利國家安全,商品、服務、金融全面自由化,也會使勞工的工作機會被外國工資低廉的勞工取代,導致嚴重的失業。
    事實上,贊成派打的如意算盤是:TPP的談判,加上加拿大、墨西哥共11個國家,目標設定2013年底完成,而在秋天就決定好重要項目,那麼中途參加的國家,恐怕得無條件遵守已決定的內容。日本部分人士急著參與,是既想獲得工商產業無關稅的利基,又想爭取農產品不須完全撤消關稅,兩種好處全拿。
    日本幾乎沒有能源,糧食很多仰賴進口,因此,各黨對於必須「貿易立國」沒有異議,但要不要參與TPP,比較民主黨和自民黨的政權公約,表現上都有點曖昧,實質則差異不大。民主黨的政權公約說「一邊守住該守住的項目,一邊推動多元、蓋括性的經濟合作」,一起進行TPP、中日韓自由貿易協定(FTA)、東亞地區蓋括性經濟合作(RCEP)。自民黨的政權公約寫著「基於撤銷關稅沒有例外的前提,反對參與談判」,但是安倍也講「我們有突破沒有例外撤銷關稅的談判能力」。日本媒體認為,這講法跟野田「守住該守住的項目」是一樣的,都是想拗日本保護的稻米農業能列為自由化的「例外」(即不開放、繼續保護),但又要享受產業商品沒關稅的經貿利益。總之,日本很投機,TPP、FTA、RCEP都想參加,各區域經濟利益都要沾。
 
《讀賣新聞》迂迴打小澤
    在政黨公布政策後,《讀賣》以社論砲轟主張「廢核能」的日本未來黨,謂終結核能者不可付託國政。這不就等於要選民別投未來黨!這是《讀賣》最先用單一社論抨擊的政黨。該黨代表滋賀縣知事嘉田由紀子製作了「終結核能發電計畫」,鮮明地主張慢慢減少核能,目標10年後核能歸零。《讀賣》批評該黨只會揭示「脫離增稅」、「脫離官僚」、「有品格的外交」等抽象的辭彙,而對經濟、社會保障、安全保障(國防)等重要議題甚至還沒有政策。其實,《讀賣》盯上未來黨另有原因。自從前民主黨重量級人物小澤一郎率領數百位國會、地方議員訪問北京之後,以《讀賣》為首的保守派媒體便咬定小澤「親中」、會給美日關係帶來不利的影響,大報小澤涉及的官司(後獲判無罪),今年7月小澤率領民主黨內的跟隨者出走,另組國民生活第一黨。
未來黨曾與日本維新會談合作,但沒成功,後來由小澤旗下、脫離民主黨的前農相山田正彥牽線,與嘉田由紀子合拍,解散國民生活第一黨,併入未來黨。於是,《讀賣》就對未來黨有不同的「待遇」。說未來黨的政權公約「反映小澤向來的主張」;「口號空洞,為求生存而左右搖擺的前眾議員形象,必定讓人覺得政客惡質化」;嘉田知事兼任黨魁,沒有經營政黨的經驗,要顧好兩邊一定很困難。其實,大阪市長橋下徹原來是日本維新會黨魁,現讓位給石原,自己為副,為什麼未遭質疑?批評嘉田的「終結核能」不負責任,骨子裡也許是擔心廢了核能,就將少了右派欲製造核武的原料。
 
自民黨與維新會有合作空間
    日本維新會的政權公約,明白宣示要修改自衛隊派駐外國時的「武器使用標準」;又以中日東海緊張升高為由,要「強化海上保安廳的警備能力」。這點石原慎太郎的色彩濃厚,強調強化「安全保障(國防=軍力)」。表面上,石原、橋下的日本維新會欲糾結第三勢力,對抗自民、民主兩大黨。但安倍也在摸索和日本維新會合作的機會。也就是說,選後各種組合都有可能,安倍覺得自民黨和民主黨「基本路線不同」,野田宣布解散眾議院後,安倍對民主黨加強了抨擊力道。日本維新會的金融政策和自民黨有頗多共通點,在歷史意識、慰安婦問題、尖閣(釣魚台)問題上更是沆瀣一氣。安倍本身及幹事長菅義偉,都和橋下徹很熟。右翼的石原率太陽黨併入日本維新會,維新會的政策和自民黨的距離更為接近。
    維新會的橋下徹12月3日在大阪市的街頭演講,譏諷「日本未來黨沒有日本的未來」;而曾經一度向維新會示好、現屬未來黨的小澤一郎則反批「倡議大改革的維新會,正在建構以自民黨為中心的大政翼贊會政權」。口水戰火辣。
    現今日本小黨林立,選民恐怕不易完全了解各黨的立場。而新成立的政黨跟大黨不同,較沒有特定堅固的支持者,因此拼命挖無黨無派選民的票。總之,各政黨的政策都在討好選民,口號一大堆,卻很難看到達成目標的具體政策。

    「液體化」的日本政界1216選舉揭曉會是什麼景象,端視日本選民的抉擇,如果「液體化」的結果是匯流成日本的「右翼化」,則對東亞國際社會絕對不是好事,但由日本政客和媒體現在交相作用的情形觀之,這樣的機率應該不小,周邊鄰國要當心了。

  ※本文刊載於:《統訊》2012年12月號


中國統一聯盟 www.onechina.org.tw © 版權所有 台北市中山區林森北路609號六樓
電話 02-2321-4125 | 傳真 02-2321-0397 | EMAIL:onechina@ms19.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