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統訊》 > 各期文章--不能負氣投敵

次要群組 [各期文章] 列印

不能負氣投敵

作者:郭冠英(政論家)      建立日期 2011-12-29

  為什麼不能選蔡英文?

  因為大陸不想動武,不想武力保台,還想維持和平之局。

  有人想逼大陸攤牌,怨馬負氣,想乾脆破罐亂摔。

  蔡英文上台,她是不敢臺獨,但是會把臺獨的事都做絕,讓中華民國屍居餘氣,把中華民國這個殼刮得薄如蛋殼,臺獨可以隨時破殼而出。她會在教科書上全面改成台獨本,把所有中國的名號都改成台灣,除了國名以外。她會延阻一切與大陸的交流,她會一直挖空中華民國的根基,使中華民國如浮沙之塔。

  她個人不會像扁那樣貪,她會記取這個教訓,但獨貪會變本加厲,因為他們有恃無恐。他們這次在如此腐劣的基礎上奪到政權,不會再失去,不會再放手了。只要不出扁那樣的瘋貪,他們獨的搞些隱惡,都安啦。

  台獨若上,中華民國、國民黨都走入歷史,馬英九歷史蒸發,無人再提此人。這與連戰、宋楚瑜在2000年敗了不同。連仍可再起,宋仍可再搏。2004年連宋被做掉,還是能團結正氣,但這次馬英九若敗,怪不得任何人,馬絕對出局。因為,國家不容馬如此敗,如此把個好局弄成了個敗局。

  獨上了,會使你很不舒服,看看他們從李登輝開始的惡搞就知,不要皮賤健忘。李在1996年剛上台,就對外國記者宣布中華民國的主權與治權只及於台灣,當時外交部長錢復看到此違憲叛國之論,就在外發宣傳文件中,把「主權」二字刪去了,李登輝還不高興。新聞局則照發了李的全文,這使得外館全錯亂了。外交部仍遵憲說主權有全中國,新聞局卻說沒了,只縮到中國叛離的一省。基本國家範圍都不明,如何定位宣傳?幸好當時新聞局還有點格,第二天又改回了合憲的說法,把李登輝的叛國言論給刪掉了。李登輝氣,但也不敢囉唆。

  到了2000年,台獨竊政,第一步就是要求外館在公文中要稱大陸為中國,中華民國要稱台灣。當時新聞局駐美國的主任就是不從,爭辯說把台灣與中國分開來是叛國,但新聞局國際處秉臺獨局長之令,一再指示外館要遵行毒策,此人就是不聽,陽奉陰違,盡力維持了中華民國的氣節。

  後來第一夫人吳淑珍要訪美,外交部駐美代表把這位新聞局主任召到辦公室,先說:「我是國民黨的。」意思自己是不得已,然後就說:「國內外交部要我給吳淑珍搞一個榮譽博士學位,沒辦法,你與美國學術界熟,可否試試?」此人當即推辭,說這難,不可能。

  後來台獨又迫駐教廷大使戴瑞明也給吳淑珍搞個晉見教皇的恩寵,戴要了十萬美金,對教廷說,讓吳在教皇做彌撒時上台晉見。結果台獨和記者十餘人湧上教台,這是極不禮貌的,但台灣記者為了搶新聞,根本不管禮節。台獨交了十萬美金就是為出口轉內銷,向島內宣傳,說是吳淑珍被教皇摸頭賜福,外交就大好了。

  此事教廷很怒,責戴有違約定,得寸進

尺。

  戴還安排了台灣兩名學音樂的學生,在凡蒂崗使館裡為吳淑珍獻唱,結果吳聽得不耐煩,對其一批倭臣說:「真想把他倆殺了。」這種黑色幽默,就是台獨的風格。

  還有個三寶台獨立委訪問捷克,在奏地主國歌時竟偕妻起舞,他們以為這是「維也納森林」華爾滋。

  台獨竊政那十多年,種種光怪陸離之事,到繁不足備載的程度。

  到了獨亂暫抑,馬英九上台,應撥亂反正,在新聞局新局長史亞平剛接事的開堂會上,就有那負責國際宣傳,以前奉旨說要稱大陸為支那的人問:「對岸是否仍稱中國?」史亞平未答,說其他,那人再提,史說:「當然要稱大陸,兩岸都是中國,你難道不知政府現在誰當家了?」

  以後,就再重申一國兩區,對岸是大陸地區,本島是台灣地區。

  不但如此,還通示外館,「不統」,不是不統一,是現在沒有統一的談判。但這種但書也不敢明目宣傳,還是想刀切豆腐兩面光,結果《聯合報》拍錯馬屁,冷壺高提,竟陷馬不義的說,「不統」是憲法所定,是好樣的。

  當然馬做得還有畏縮搖擺,但是若台獨上台,雖然不敢明目張膽宣佈獨立,但又來對中國凌遲,又來去中亂台,又來盲貪爛腐,吃相難看。這實在會使人難受,難忍。當然,你可以說沒關係,你願意與台獨陪葬,你希望主國早日解放台灣,但我還認為不要這樣比較好,讓馬英九拖著兩岸和平之局,總比引毒成一快好。

  為了國家,不能負氣。

  (本文刊載於《統訊》201112月號----「統派看2012大選」) 


中國統一聯盟 www.onechina.org.tw © 版權所有 台北市中山區林森北路609號六樓
電話 02-2321-4125 | 傳真 02-2321-0397 | EMAIL:onechina@ms19.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