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統訊》 > 各期文章--白團、金門砲戰與交心

次要群組 [台灣歷史] 列印

白團、金門砲戰與交心

作者:戚嘉林(統盟文宣部長)      建立日期 2010-06-18
    1945年8月10日,日本照會中、美、英、蘇四國,接受波茨坦公告。四國於11日覆允。14日,天皇勅令,保證實行波茨坦公告規定的條件。15日,蔣介石向國人廣播,以聖經「要愛敵人」為由,對日本要「不念舊惡」「與人為善」,即所謂的「以德報怨」,故不乏書生頌揚蔣介石此舉是深受儒家東方文化仁愛忠恕之道的薰陶。但悲哀的是,蔣介石搞白色恐怖,殺戮自己同胞中國菁英,卻慘絕人寰,為何蔣介石的儒家仁愛忠恕薰陶不及於自己的同胞?
 
密聘侵華日軍將校
    抗戰勝利時,蔣介石嫡系部隊主力偏處在我國西南,於接收不利。蔣介石乃以統帥名義,令共軍「駐防待命」,不准「擅自行動」,另並8月15日致電日本的支那派遣軍總司令官岡村寧次,要日軍向國府的中國陸軍總司令何應欽受降,岡村寧次積極配合。1948年7月,國府軍事法庭開始展開對岡村寧次的審判,出席的司法部、外交部、軍法局等各機關代表,全部主張將九一八事件元凶及侵華死硬派的岡村寧次處以死刑。案經呈報蔣介石,1949年1月26日,軍事法院宣判岡村寧次無罪。三天後,岡村寧次在蔣介石愛將湯伯恩的護送下,與另外的259名戰犯,一起搭船返日。
   1949年7月,國府曹士澂將軍奉命,攜成立日本軍事顧問團前往台灣助戰的計劃案,赴日本面見曾指揮日軍在我國華北進行「三光作戰」(燒光殺光掠光)屠殺無辜五萬中國人民的岡村寧次。岡村寧次毫不猶豫地表明贊成,曹士澂旋於7月13日飛往台灣台南,呈報蔣介石。奉蔣之詳細指示,曹士澂於7月底再度赴日,將蔣介石親筆信函交予岡村寧次,隨即展開工作,以富田直亮少將(前日軍第23軍參謀長)為團長,假名「白鴻亮」,又因共產黨尚紅,故以白對之,因而稱為「白團」。11月1日,首批白團三名成員,富田直亮少將、杉田敏三上校(中文名字鄭敏三)及荒武國光上尉(前日軍情報官、中文名字林光)等三人,偽裝聯軍總部(GHO、即美軍總部)情報員身分,搭機經香港抵台灣,3日在台北草山(陽明山)由彭孟緝偕同晋見蔣介石。富田以荒武為副官,旋於17日赴重慶再會蔣介石,為指揮川南作戰,親赴前線。惟因前線國府軍隊叛變,束手無策,乃於28日返台。蔣介石亦於12月10日棄守大陸飛台。
    斯時,美國駐日的麥帥司令部亦悉此事,曾經展開調查,但因增強台灣國府軍力,與美國最高方針一致,乃不了了之,視而不見。1951年5月2日,美國在台正式成立「軍事顧問團」(Military Assistance and Advisory Group, MAAG),首任團長蔡斯(William. C. Chase)聽聞白團事,初曾提出異議,後亦不了了之;總計自1949年底至1969初的二十年間,蔣介石先後引進83名前侵華日軍將校來台,協助訓練國府軍隊。這些前日軍將校在台全都改用中國姓名,以掩蔽其真實身份,全案以「極機密」方式進行。當年,曾參與白團訓練演習作業講評的國府高級將校,包括陳誠、蔣緯國、彭孟緝上將、羅友倫上將,1951年3月孫立人將軍還曾設宴款待「白團」全體團員。1954年2月「白團」曾向蔣介石提出極機密的「反攻大陸初期作戰大綱之方案」,惟恐中國人不打內戰。1958年8月23日爆發八二三金門砲戰,團長白鴻亮立即於25日率員巡視金馬,停留五天,對防禦部署多所策劃。
    本案蔣介石為了內戰,為了反攻大陸,奪取失去的政權,於千萬中國人血跡未乾的1949年,就不惜聘請侵華元凶的前日軍將校為顧問(難道自北伐至抗戰打了二三十年仗,還不會打仗嗎?還要日本軍官來教嗎?),此一行徑,天理不容。蔣介石治台期間,白色恐怖殺人如痲,自誇文治武功無數,無人敢逆其鋒,全台誰敢不唱合歌頌蔣公英明。在如此威懾聲勢下,蔣氏父子二人至死不敢披露「白團」一事,因其違背民族大義,見不得人。白色恐怖受害者抗日名將孫立人,自許忠貞喊冤不己,但至死也未敢披露其曾主動設宴款待「白團」全員,難道是是因其見不得人?
 
金門砲戰/ 內戰長期化
    1950年代,中國大陸海空軍落後,在美國強大武力的干預下,「人民解放軍」無力跨越台灣海峽。相反地,在美國的軍援與支持下,台灣卻常年派遣武裝人員,突擊中國大陸東南沿海。1953年7月15日,蔣介石甚至出動飛機、坦克、軍艦、傘兵等一萬餘人,突襲福建東山島。在美國的軍援與支持下,自1949年秋至1957年間,台灣攻擊中國大陸東南沿岸多達70餘次,每次百人或至萬人不等。
    1958年7月,中東有事,美軍以保護僑民為由,派兵登陸黎巴嫩。為報復台灣對中國大陸的不斷軍事攻擊,中共於同(1958)年8月23日至10月25日止,對面積僅約150平方公里的金門,發射62萬餘發砲彈的大規模砲擊。
    此次金門砲戰,8月23日傍晚,僅是兩個小時內,中國大陸就突然向金門發射砲彈5.7萬餘發,金門損害慘重。在接著一個多月的砲擊與封鎖下,由於補給中斷,金門正逐漸處於窒息中。此時對台灣而言,最重要的問題是如何補給金門。當時,金門的糧食彈藥都已消耗將盡,防禦工事也被摧毀得差不多,如果解放軍發動登陸,金門垂手可得。故中共官兵認為下一步就是登陸,解放金門。然而,10月6日,中國大陸發表毛澤東起草由國防部長彭德懷署名的「告台灣同胞書」,宣稱自10月6日起,暫停炮擊七天「你們(台灣)可以充分地自由地輸送供應品,但以沒有美國人護航為條件」。10月26日,中共更進一步地宣佈,單日炮擊金門,雙日不打金門,以便讓國府能對金門補給糧食、彈藥,以利台灣長期固守金門。
    地理上,金門島距中國大陸福建廈門最近處僅2.3公里,但距台灣西南高雄港卻達277公里。馬祖島距中國大陸福建沿海最近處僅0.9公里,但距台灣北端基隆港則達211公里。由於台灣當局佔據金門、馬祖兩處島嶼,故台灣不僅需派重兵長期駐防,並需定期運補守軍所需糧食與彈藥,而台灣與金門間、及台灣與馬祖間的補給線,就如同聯繫台灣與金門、及台灣與馬祖的兩條繩索。
    金門砲戰,中國大陸有能力解放金門,而中共官兵也認為下一步行動就是登陸解放金門。然而,毛澤東卻下令主動暫時停火,旋又下令單日打、雙日不打,以便台灣補給金門,長期固守金門。當時,中國大陸福建前線官兵,包括前線指揮員葉飛,都無法瞭解其意義。後來,毛澤東解釋這是絞索政策,葉飛等官兵方才理解。原來,毛澤東認為金門、馬祖是套在蔣介石與美國脖子上的絞索。絞索政策的意思是以金門、馬祖為絞索套住蔣介石,使金門與台灣、馬祖與台灣如同兩根繩索牽住台灣。因為,如果中共攻佔領金門與馬祖,則在美國武力的保護下,台灣與中國大陸將完全斷絕,行政區域上形同獨立。因此,由於當時毛澤東未佔領金門與馬祖,今天台灣當局的實質行政管轄區仍含蓋台灣、澎湖、金門、馬祖。此外,中國大陸單日炮擊金門的軍事行動,後來祇是炮擊海灘,不打陣地居民。台灣的國府軍隊反擊,也是炮擊對岸海灘。直至1978年12月31日止,中國大陸仍持續地於單日砲擊金門等島嶼。斯時,兩岸形成一種不成文的默契,炮擊實際上成為一種象徵,但卻使中國大陸與台灣長期處於內戰狀態,使內戰長期化。也就是使台灣與中國大陸間的戰爭,是同一個國家架構與概念下的內戰,從而防阻台灣從中國大陸分離出去。1990年代李登輝搞台獨,民進黨甚至有人提出自金馬撤軍,欲切斷兩岸關係,但均無法得逞,因為無法跳出「台澎金馬」的框架,毛澤東四十年前的絞索政策,可謂高瞻遠矚,英明正確。
    金門砲戰後,兩岸雖未再發生大規模的軍事衝突,但小型武裝衝突仍然持續。1960年代初期,蔣介石就多次派遣特務突擊廣東、福建、浙江、江蘇、山東等省沿海地區,僅是1960年10月至1962年8月,國府就曽28次派員突襲大陸。
 
蔣經國向CIA交心
    1958年初,克萊恩(Ray S. Cline)抵台出任美國中情局CIA台北站站長。因蔣經國昔日長期留蘇的經歷,美國對他有所疑慮,恐其為蘇聯的代理人或至少是蘇聯的同情者,故克萊恩在台的任務之一,就是考察蔣經國的政治立場。
    克萊恩在其日後回憶時稱「我在台北任職的目標之一,即是搜集蔣經國的資料,但不公諸大眾,而是私底下送交美國政府,以便判斷蔣經國對蘇聯的真正感想」。此外,中情局也負責照顧(控制)蔣經國的病情,因蔣經國當時已有糖尿病,1950年代中情局台北站即固定不斷供應胰島素給蔣經國,因那時台灣很難取得胰島素,直至1960年代中期後台灣醫療設施和藥品供應方頗充足。
    蔣經國自己就是特務頭子,自然體會克萊恩來華任務之一,就是對其進行「思想」考核。因此,蔣經國刻意與克萊恩夫婦熱忱酬酢,並向克萊恩開放其位於台北市長安東路的簡陋僕實居所,私下與其形同莫逆之交。為徹底解除美方對其思想檢驗,蔣經國以英文不佳為由,不但請克萊恩妻子瑪嬌莉教英文,並「要求」瑪嬌莉將他1937年5月返回浙江時所寫的一本簡便記事本內容,翻譯成英文。也就是心照不宣地將這份形同「思想自白」的資料交出,哈佛出身的克萊恩也因而深深改變其對蔣經國的看法。這本記事本所載回憶內容,蔣經國將其定名為「我在蘇聯的日子」;金門砲戰期間,蔣經國還讓特務克萊恩瞭解戰役的全部過程,供其向華盛頓中情局本部通報。
 
民族情報/ 美國特務Cline欣喜若狂
    1950年代初,最高當局(蔣介石)指派蔣經國出面與美國中情局Mr. Bill Dougan簽約,以「西方公司」為掩護,成立空軍第三十四中隊與第三十五中隊,專替美國蒐集中國大陸的情報。
    空軍第三十四中隊主要是從事低空電子偵察,代號為「黑蝙蝠中隊」,服役期間1953-1974。空軍第三十五中隊主要是從事高空攝影偵察,代號為「黑貓中隊」,服役期間1962-1974,是美方訓練國府飛行員駕駛U2高空偵察機,偵攝內地製造核武及導彈(洲際飛彈)的情報,提供美方。當時國防部長俞大維就以台灣方面需要的是中共在大陸沿海軍事動態及其戰略意圖,這些不必靠U2偵測,更何況U2完全是美國中情局一手策劃,其所獲情報也不會與台北分享為由,強烈反對。CIA台北站站長克萊恩乃轉向蔣經國洽辦,案呈蔣介石核准。及後U2首次返航,克萊恩見到所攝照片,形容自己是「欣喜若狂」。美國特務克萊恩「欣喜若狂」的反面意義,就是蔣氏父子出賣自己民族的悲歌。
    1962-1974年間,美國秘密支援但由台灣國府空軍駕駛的U-2高空偵察機,常年進入中國大陸,甚至遠赴新疆、甘肅、東北等地,偵測中國大陸核子武器的發展情形,期間曾有五架U-2偵察機遭中國大陸擊落。對「黑貓中隊」執行任務死亡的那些外省飛行員而言,他們可說是台灣當局出賣自己民族下,那個時代犧牲的「冤魂」。

 ※本文刊載於《統訊》2010年6月號


中國統一聯盟 www.onechina.org.tw © 版權所有 台北市中山區林森北路609號六樓
電話 02-2321-4125 | 傳真 02-2321-0397 | EMAIL:onechina@ms19.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