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統訊》 > 各期文章--永遠的赤子──丘念台先生(上)

次要群組 [台灣歷史] 列印

永遠的赤子──丘念台先生(上)

作者:丘秀芷 (知名作家、丘念台姪女)      建立日期 2010-07-22
邱秀芷女士(中)在紀念演講會上
 
 民國元年四月二十四日,丘逢甲遺體葬於印山村祖祠堂右側山崗上。荒山瘠瘠,十七歲丘念台與諸位弟弟、堂弟最感淒愴徬徨,今後,將何從何之。倉海公身死後兩袖清風,所留給孩子姪兒們只是老家這小片沙礫山地。長一輩的廖氏,呂氏,林氏等全要下田以維持家計。
 依習俗丘念台必須百日內完婚,娶的是駐日駐歐參贊梁君實先生的女公子梁筠端,也是受新式教育的聰慧女子。
 四叔瑞甲鼓勵姪兒們到人文薈萃的上海升學。念台因守父喪,同齡的堂弟阿琨先去復旦公學唸書。
 阿琨是丘樹甲之子,母親是霧峰林家名門閨秀林金盏,丘樹甲早逝,阿琨視二伯逢甲為父。現二伯也病逝,家中經濟雖窘些,心想上海還有許多二伯部屬摯交,萬一錢財不濟去請他們幫忙,大概不會坐視不伸出援手吧。
 誰知阿琨到上海唸書,假期到親友世伯世叔家拜訪,竟然只見到一張張淡漠冷冷的臉孔。自幼承襲父親的鬱鬱不開朗個性,而且稚幼時,父親即已亡故,個性較內沉,受不住世態炎涼,竟因此精神恍惚。後來竟日漸沉重,不得不休學返僻靜的老家靜養,民國七年萎頓而殤亡,只留下一幼子丘應柏(民國五年生)。
 丘念台守完百日父喪,過了暑假,考取上海大同學院,對於人情冷暖,他看得很開,只有自己省吃儉用刻苦讀書。不過一學期未完,任廣東軍法處處長的四叔瑞甲催促他趕快回廣州參加公費留學考試。
 
負笈東瀛
 留美?留日?忖度再三,丘念台選擇了留日。因為四叔鼓勵他「以夷制夷」,岳父和父親生前也主張效法日本維新運動,以期擔當國家新建設。
 十九歲的丘念台於民國二年二月搭船到東京,進入投考日本士官學校的預備學校──私立成城中學。但是讀了幾個月以後,袁世凱怕中國留日學生進入武校,會培育革命力量將來回國反對他,所以禁止中國留學生投考日本士官學校。丘念台無法,只有轉投考有政府官費的學校。
 民國三年春,他考取東京第一高等學校預科,理工部第二名,成為廣東省留日官費生。他很高興,官費每個月每個人三十三元,省一點用一半就可以,節餘一半,可以接接三弟琳來。他計畫等琳弟也考取官費,兩人再把節餘的兩個「半官費」接四弟璟和妻子筠端來。這樣就可以完全用不著家中半文錢了。以後,小弟瑯、瓚,也可以前來求學。
 他想人多一些,可以多著手一項有意義的工作;東京有許多台籍學生,可以聯絡他們從事恢復故土的工作。最不濟,也可以在精神思想上影響旅日台胞。
 他先把三弟琳接去,阿琳苦讀一年,也考取官費,但是因為省了營養缺乏而得重病,休學好長一段時間。後來丘念台把妻子梁筠端也接去,梁筠端的父親是「解元」,當過駐日參贊,日文頗有基礎,因此也只讀一年就得到官費考取東京女子高等師範。她也省出一半官費培育自己的六妹。
 民國八年,丘念台進入東京帝大,再接四弟「璟」來日本,並且開始進行組織台籍學生的工作,阿璟,阿琳與筠端都幫念台,聯繫在東京的台胞,組織「東寧學會」。「東寧學會」原是台灣的舊稱,日本人卻不知道,那時,俄國正有共產黨,而且勢力向世界各處延伸,日本警方以為丘念台是組織「東方的列寧」的共產黨組織,找他約談。他當然不說明「東寧學會」本來就是台灣的名稱,只說「東方安寧學會」之意,日本警方想:只要不是共產黨組織,也就放過了。
 當時台灣霧峰林献堂主導台灣知識份子堂從事民族運動,而丘逢甲與樹甲均與林家結親,丘念台因此與台灣文化運動份子密切往來。他暗中指導台籍同學閱讀祖國的課本,學習祖國的語言,以引發台灣同胞愛國愛鄉梓的自覺。而且同學中有困難的,他們夫妻兄弟幾個就盡力幫忙,自己卻省得很,梁筠端因此而得宿疾。而四弟璟,更因太苦讀勞累省儉而病死。
 他雖然感到悲痛,不過,在諸多活動中,結識了許多台籍留學生,像黃國書還和他拜盟兄弟,同宣誓:「務驅倭復臺,不得有渝」。還有透過林献堂認識抗日台灣人士如林呈祿、蔡惠如、黃朝琴、蔡培火、蔣渭水等等,這為後日台胞的抗日工作奠下許多基礎。
 他與妻子在留日期間,生一女兒取名應棠。民國十二年暑假,卻一直夢見父親逢甲公召喚他要回鄉祭祖。他於是帶著妻子幼女和弟弟回國,誰知出東京,踏上上海,就聽到日本東京發生東京史所未有的大地震,壓死了許許多多人,連帝國大飯店都震垮,整個東京滿目瘡痍。
 「如果我們不回國,住那破木屋,不被壓死,也會有三兩個人受重傷。」他不禁向天三拜,拜謝父親在天之靈默默引領他即時避開災厄。
 (註:這是後日念台伯母對筆者口述的。而且不只這一次,以後許多次,念台伯父,夢見逢甲公叫他避開某地,某事,他次日即時離開,果然都能逃掉殺身之禍,次次靈驗,實在是奇巧之事。)
 從上海又回到蕉嶺,第一件事就是寄許多書刊給在台灣的堂弟親人。這項工作以前他父親叔父們時常做的,自己要出國前也寄過幾次,這回一隔數年沒寄了。堂弟們也都大了。他寄些國文、地理、歷史,還有「如何學官話(國語)」,「京戲大觀」、「三國演義」……許多類,都與民族精神相關的。他只在書的封面上寫「鎮平丘琮贈」。不寫「念台」的別號,以免殃及在台灣的族人。(這些書,筆者從家父處要了一些,至今留存。)
 
拒交論文
 丘念台在日本求學,一直讀到博士班,他的研究報告論文「高州油礦研究報告」與「韓江流域的地質礦產研究」全沒交給「東京帝大學院」。他寧願放棄工學博士學位,而不肯繳上自己的研究心得,因為他已洞悉日本軍閥會侵略中國,當然不能將自己的智慧奉送給敵人。更不能將自己鄉梓(按:高州與韓江在粵境)的礦源告訴外國人。
 他於民國十四年初回國,但妻子仍然留在東京求學。他回國受聘於廣東大學又赴東北四年,再回廣東從事建設工作,並被聘為廣東省府顧問。這時妻子亦已學成歸國。
 民國十九年,任廣東省工業學校校長,他又想起他的宿願──復臺工作。於是在妻子協辦下,辦華僑補習班,專收台灣學生,共約四、五十人。一面鼓勵他們發憤向上,另方面逐步灌輸愛國思想。
 民國廿年,他想更進一步辦立私立華僑學校,以收納台籍同胞。散播祖國文化,培養台灣的青年幹部為目標。為了要得到在台親友的支持,所以乾脆到台灣,籌募經費,沒想到他正籌足經費來源時,廣東發生政變,他的華僑學校計劃也延擱了。
 旋即九一八事變發生。他去過東北,深覺得東北的重要,因此有很大的感悟:台灣未光復,富庶的東北又淪於日軍的鐵蹄下。他因此覺悟不能再慢步驟的固守於自己的「文人」本行,應積極參與國是。
 
支援抗日義勇軍
 這時許多東北義勇軍起而抗日,丘念台到上海與廣州登高呼籲:「支援東北塞外義勇軍」,許多民眾捐輸財物,數位義勇敢死者願隨丘念台出關。
 丘念台的妻子也把嫁妝財務典當掉,籌措費用,助丈夫成行。於是,丘念台帶著捐款與財物,兩度出山海關,三度出塞外,到與敵人激戰最烈的游擊區,協助義勇軍作戰,在精神、物質上給予支援。直到廿二年塘沽協定成立後,他才回到廣州。
 回到廣州,他發覺日本間諜在廣東港澳甚為猖獗,有的是日本人假扮中國人,有的是利用意識薄弱的台胞,有的是貪婪的漢奸。他一一去破除,而且爭取了不少台籍同胞倒過來做反間的工作。在芟除日諜與搜集情報上有很輝煌的成績。因此甚受日本人的忌恨,日諜借力殺人,用腳踏兩隻船的諜報人員向有關當局密告丘念台意圖叛亂,破壞中日邦交等重大罪名致使丘念台受通緝。
 幸好未幾,中央查名真相,還予清白。他回到中山大學,擔任地質學教授。這時日本人又派人來,一面勸他停止抗日工作,並且表示日本政府要贈他港幣二十萬,另外帝大也要給他工學博士學位。
 他不予理會,仍然一面教書,並培養學生愛國情操,另外還繼續從事破除日諜的工作。
 二十六年,丘念台為了全力致力抗日工作。所以中山大學的課不上,不過仍做抗日政務上的工作。未幾,七七事變,我國正式對日抗戰。廣州的制空權,於九、十月間為日本軍機控制。中山大學開始疏遷,但是他並不隨學校到後方,反而跑到汕頭廈門等地,因為這些地區,許多駐防均是他的朋友,他運用私誼的影響力去鼓勵他們加強抗戰準備,並且到民間去,激發抗日情緒。而且請各地黨政軍首長,特別注意防諜肅奸工作。他還特地貢獻出自己數年來的諜報工作經驗。
 
組訓民眾
 他致力於任何事情,只守著一個原則:盡力去做自己該做的,不在乎人別人的看法、想法如何,不求報酬,更不在乎安全或危險。
 因此,在別人向後方撤退時,他反而到離台灣更接近的地方去。而且,他要妻子帶兒女回粵北蕉嶺(鎮平於民國後改名為蕉嶺)老家。他的妻子帶著女兒應棠、兒子應楠、應棣回荒僻的祖居,結果旅途困頓,應棣得疾病又找不到醫生,因而夭折。梁筠端悲慟無限。原先夫婦倆,為了決心盡心報國,所以不再生育,現在幼子夭折,兒女更單薄了。
 她和許多親友都勸丘念台再納妾,那個年頭納妾以增多子嗣的風氣仍然很盛行的。但是丘念台不肯,他說:「我就是納三妻四妾,生的兒女再多,也只不過一二十個,如果我把我的精力貢獻給國家民族,造就更多青年,那不就是得更多更多兒女嗎?」
 他常說:「我把國家民族命脈放在第一位,然後是出生故鄉台灣,再來是廣東祖居地,然後是祖先父母,最後是自己的家屬子孫。」
 抱怨歸抱怨,梁筠端仍然全心全力支持丈夫的信念。在日本時,幫他籌組「東寧學會」,在有限的公費中,摳摳扣扣省儉節餘幫助弟妹以及台籍留日學生,後來丈夫到東北支援義勇軍也是盡力犧牲自己。現在,為了抗日聖戰,帶著孩子到這荒僻祖居,只有親自下田操作,以微薄的收成來養育兒女家人。而且,丘念台也不是全無家庭概念的人,每逢先人忌日、或逢年過節,他總盡可能趕回祖居祭祖、拜先翁。
 抗日軍興,毛澤東號召許多青年學生加共產黨。丘念台為了引導廣東愛國青年走入真正的愛國途徑,與中山大學校長鄒魯多次商討,如何在廣東地區設立抗戰大學,並且組訓青年和發動民眾擔任抗戰工作。(待續)
 
 ※本文刊載於《統訊》2010年7月號

中國統一聯盟 www.onechina.org.tw © 版權所有 台北市中山區林森北路609號六樓
電話 02-2321-4125 | 傳真 02-2321-0397 | EMAIL:onechina@ms19.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