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統一論述 > 統一論述--轉載:台灣統派在新形勢下的歷史任務

次要群組 [統一論述] 列印

轉載:台灣統派在新形勢下的歷史任務

作者:戚嘉林(中國統一聯盟主席)      建立日期 2019-02-22

  中評社香港2月8日電/台灣中國統一聯盟主席戚嘉林博士在中評智庫基金會主辦的《中國評論》月刊2月號發表專文《台灣統派在新形勢下的歷史任務》,作者指出:世事變幻莫測,兩岸關係現在面臨嶄新的最新/最強民意的新形勢。在統一前的此一新民意/新形勢下,台灣統派的歷史任務為何?這是許多人所關切的問題。展望未來的兩岸關係,就長期而言,兩岸人民不但原本一家親,我們原本同屬一國,但因1950年6月27日美國總統杜魯門(Harry S. Truman)下令美軍第七艦隊進駐台灣海峽,而遭分斷至今。但隨著中國大陸的日益強大,統一是大勢所趨,我們深信兩岸終將統一。文章內容如下:
 
一、九合一選舉的三大政治意義

  就短期而言,尤其是2019這一年,新形勢的變化是钜大的。因為2018年的變化太大了,特別是台灣九合一的選舉,藍綠政治版圖一夕大翻轉,國民黨贏得15縣市、民進黨衹剩6席,幅度之大之深,遠超過一般的想像,民進黨的地方執政板塊崩盤。筆者認為這次九合一選舉在當下台灣有三大重要政治意義。

  1、台獨“民主牌“失靈

  綠營視為民主聖地的宜蘭、嘉義、高雄等地選情全部逆轉,故此次選舉尤令綠營錯愕的是其引以為傲、所謂台灣價值核心的“民主牌”與批判國府執政時的“白色恐怖”兩大利器的失靈。後者已經是白頭宮女舊事,就如同民進黨此次又祭出其對台灣民主貢獻種種舊事,選民亦多所無感,且遭“選民已經不欠民進黨”一語破解,連選後代理主席林右昌都說“台灣人民已經不欠民進黨,從今以後,我們自己不要再提民進黨過去對台灣民主的貢獻了!”至於現實民進黨的貪污腐敗則是遠甚國民黨,其政務官事涉偷拍、自比東廠、強力拔除台灣大學校長、厚顏無恥,其一例一休、兩岸政策、大砍軍公教退俸,不承認兩岸同屬一中的“九二共識”等施政,更是荒腔走板,後者且導致農產滯銷、觀光產業崩盤、經濟蕭條,結果促成農漁民與退休軍公教的聯合大反撲。

  2、綠營無人出來辯護蔡英文總統的兩岸政策/民心思變

  這次選舉,猶如蔡英文總統政府兩岸政策的變相公投。韓國瑜提出“貨出得去、人進得來、大家發大財”的口號,席捲高雄,綠營事後檢討,依簡單的邏輯推理,所謂“貨出得去、人進得來”,當然是指兩岸經濟交流及陸客來台觀光,事涉其後“九二共識”接受與否的兩岸路線之爭,但選戰時綠營無人敢逆韓鋒,點出真相,高雄選民也心照不宣,並讓此論述外溢,全島耳熟能詳,選後開票結果,無異實質否定蔡英文總統政府的兩岸政策。接著12月19-20日艾普羅所做民調,贊成在九二共識基礎下發展兩岸關係者更是高達61.1%(不贊成5.9%、未表態13.0%),民心思變。

  3、本土執政幻想基礎的破滅,回歸真實政治使統一進程更具理性。

  吾人反向思考,台獨能在短短二十年執政,並且第二次還是掌控行政與司法的完全執政。就常識而言,作為執政統治的政權機器,無論是東方西方,每個時代每個政權或多或少都有政爭、貪污、腐敗、蔭及二代等負面現象。如果台灣未經過民進黨的本土二次執政,對台灣所謂本土正港的台灣人(李登輝先生名言、意指台灣本省閩南人)而言,因未歷經本省人出頭天的執政經驗,故批判國府外省執政諸多缺失,何其苛刻凄厲!並自視是清廉、正直、正義等高道德的化身,甚而據以作為分離主義台獨的政治幻想基礎;但經此二次執政,幻想破滅,回到人間政治現實,但更殘酷的現實是,本土民進黨搞鬥爭,即使是其黨內鬥爭,對不同派系也是趕盡殺絕,至於立法對國民黨抄黨產,對軍公教退俸砍約35%,剝奪人民財產,這是不可想像的邪惡執政!

二、2019年最新最強民意

  因為這次國民黨的大勝,使得一個期盼恢復與大陸良好關係/經濟交流的最新/最強民意浮現,展望未來:

  1、2019年兩岸關係樂觀

  選後為防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後與蔡英文總統爭選大位,民進黨立即變臉推動綠白合作,蔡英文總統政府被迫不阻斷/不抹黑中國大陸官員來台參加台北-上海雙城論壇。此外,對國民黨勝選的高雄、台中、新北等新科市長立馬表示各自將加強其與對岸的交流,蔡英文總統政府面對此一新地方諸侯的強勢想法,在最強/最新的民意基礎下,其嚴加阻攔兩岸交流自以為是的政治基礎大幅弱化。未來,大陸肯定會複製“傅崐萁交流模式”,大力推動兩岸交流,甚至形成以地方包圍台北的量變到質變之勢,這對統一大業是非常正面的。

  2、樂觀中的負面新生事物

  此次選舉出現前所未見的新現象,那就是藍營造勢場合中,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旗海飄揚。社會對中華民國認同的強化。對此,藍營不乏深受感動者,台灣《聯合報》資深知名記者黃年就撰文多所肯定,並稱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子,就是兩岸的定海神針,穩定這面旗幟,就穩住了兩岸關係,亦有論者甚至認為“中華民國才是防堵‘台獨’的良方”,惟亦有論者認為如果中華民國如此的確立存在,其結果與民進黨藉中華民國搞台獨又有何不同? 因為,就邏輯推理而言,統一除非是統一在中華民國之下,否則中華民國就如同明朝、清朝一樣走完歷史的階段性任務而不存在了(李登輝先生早在2003年8月23日就揚言“中華民國不存在”)。因此,我們應認真看待這次選舉藍營造勢場合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旗海飄揚的現象。

  此外,這兩年來,就是因為台灣當局不承認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中國大陸乃中斷兩岸官方往來。但此次勝選之國民黨籍高雄市市長韓國喻承認“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台中市長盧秀燕則稱“九二共識”是“不統不獨不武”。依韓國瑜和盧秀燕的論述,就台灣社會對兩岸關係的認知而言,豈不一夕回到馬英九“一中各表”的時代?故如何化解此一逆轉現象,也是值得兩岸有志之士關注。

  3、獨派勢力仍在

  藍營不可被勝利衝昏了頭。無可諱言,這次選舉是地方選舉,民進黨現在仍然是完全執政的執政黨,依台灣現行體制,兩岸關係/政策直至2020年新選總統上任前,仍是蔡英文總統主導。此外,綠營雖然敗選,民進黨仍有6席,仍有那麼多支持者,高雄選舉是近數十年來民進黨在重大選舉中首次沒使用奧步(指使用處於選舉法邊緣的下三濫手段)的選舉,故民進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出現敗選後人氣反增的現象,兩度在臉書直播,為感謝相挺,12月8日在駁二特區舉辦咖啡會,邀請支持者粉絲喝咖啡,原來衹準備一千杯,但報名者高達9,967人,故現場加碼一萬杯咖啡,被索取一空,支持者熱情洋溢,故統派不可掉以輕心。

  4、美國介入的負面因素

  台灣統派不可忽視美國因素。中美關係惡化,副總統彭斯不久前發表反華演講,台海形勢詭譎,且美國為遏制中國的崛起,居然假加拿大之手逮捕商業競爭對手華為創辦人任正非的女兒孟晚舟,這樣不可思議的醜陋邪惡手段都使得出來,那未來美國為了利用台灣遏制中國崛起,會做出什麼事呢?

  眾所周知,蔡英文總統不但是具有強烈台獨理念的革命型台獨分子,而且具有堅強的毅力。經此大敗,如果蔡英文總統在2020年連任之途困頓,那2019年是否會在兩岸問題上製造危機,加速台灣向台獨路上傾斜? 因為,民進黨是二度執政,熟稔政府運作,何況蔡英文總統更是行政資歷完整,20年前就主筆“兩國論”及其推動方式,這也是為何日前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憂心蔡英文總統仿效李登輝1995年動用行政資源打“美國牌”,藉美國之力推動台獨。蔡英文總統政府高價聘僱多個公關公司密集進行遊說工作,並將民進黨黨工直接納入台灣的駐美代表處,站在對美工作的第一線。蔡英文總統還在華府成立“全球台灣研究中心”,致力拉攏美國政學菁英,兩年多來辦了20多次的每月研討會,還由台北的文化部贊助多項藝文展演。台僑也被全力動員頻繁出入國會山莊,例如“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人員撰文就稱,在“台灣旅行法”通過前,“超過百位台美人由全美各地趕來美國首府,在一天之內拜訪過超過百間參眾議員的國會辦公室”;換言之,如果民進黨動用行政資源繞道華府打“美國牌”,利用中美現階段的嚴峻矛盾,煽動台灣民粹主義,製造惡質議題,唆使美國打“台灣牌”,製造中美衝突,甚至使中美為台灣問題攤牌,從而火中取栗。對此,台灣統派應高度警惕並未雨綢繆。

三、台灣統派

  面對此一新民意/新形勢下,台灣統派應如何做?在探討這個問題時,吾人先瞭解一下台灣統派。

  1、台灣統派:在提及台灣統派時,先對台灣統派現況有個基本瞭解。所謂台灣統派,就廣義而言,所有支持統一的團體或個人,都是統派;另一約定俗成的說法,則是指傳統上的二三十多個大小團體,例如傳統上的夏潮聯合會、中國統一聯盟、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勞動黨、新黨、中華基金會、新同盟會、海峽兩岸和平統一促進會、中華僑聯總會、台灣釣魚台光復會,與近年成立的兩岸和平發展論壇、中華兩岸和平發展聯合會、中華民族團結協會、中華統一促進黨、藍天行動聯盟、中國新洪門黨、中國台灣致公黨、人民最大黨、中國民主進步黨、中國和平統一黨、台灣共產黨、兩岸統合學會、台灣抗日志士親屬協進會、一國兩制研究協會、中華產經文教科技交流協會等二三十個大小團體,其中成員也有部份重疊者,總人數佔台灣社會是一很小的比例,且因為成立先後不一、原因不一、成員背景不一,各有屬性,倘依其統一理念區分,則有紅統、藍統、黃統、左統、急統、緩統等。

  就統派整體實力而言,前述傳統的台灣統派團體成立先後不一,成員人數不一,有的團體人數還很可觀,例如被視為紅統的“中國統一聯盟”,成立迄今整整30年,就有七個分會、盟員三四千人,惟各個團體人數全部加總,相對於台灣總人口,無可諱言,仍非常有限。但是他們的存在卻很重要,因為在統一前的過程中,台灣統派就是樣板,具體體現台灣社會仍有這麼多人強烈主張統一,其中“中國統一聯盟”盟員和左統成員更是視中國大陸為祖國。換言之,台灣統派對台獨而言,即使在民進黨綠營的台獨意識高壓態勢下,仍有這麼多人強烈主張統一,甚至視中國大陸為祖國。

  誠然,台灣統派人數雖然有限,但發出的聲音卻遠大於其總人數比例,例如台灣統派先後就有由“中國統一聯盟”前後兩任主席紀欣和戚嘉林主辦的《觀察》雜誌和《祖國文摘》兩本政論刊物上市,在島內包括誠品、金石堂連鎖店二三百家書店陳列販售,成為島內統派發聲的重要管道,發揮一定的影響力。復因二雜誌邀稿審慎,故其主筆群均屬社會菁英,儼然形成島內統派的言論陣地。

  2、統派存在意義:統派的存在本身就具有重大的政治意義,就如同日據時代台灣有認同中國為祖國的“祖國派”,且台灣同胞內心深處民族感情上視中國為祖國,所以一旦台灣光復的時機來到,水到渠成的完成兩岸統一。然而,台灣統派的重要性,不僅是體現台灣社會有一強烈支持統一的指標性群體,並且要在統一的論述上發聲/引領台灣社會,其中紅統成員是傳承日據時期台灣先賢視中國大陸為祖國的情懷。

  統派作為一指標性群體來說,無論是統一前或統一後,都是統一大業中島內不可或缺的中堅力量;就現階段的實務面而言,台灣統派可扮演宣傳統一論述的角色和加強理論武裝的角色。

四、台灣統派的困境

  對台灣統派而言,長久以來是處於非常艱辛的困境。就長期而言,台灣是面臨國府在台灣50年的妖魔化教化及李、扁執政下對大陸的負面宣傳。就短期而言,是現實法律/行政上所衍生的困境,就法律層面而言,中華民國的法律猶如兩面刃,民進黨就以中華民國的安全為由,以中華民國的法律打擊台灣統派,例如整肅新黨三傑等人,製造統一的寒蟬效應。

  1、“統一”成為禁忌: 無可諱言,島內台灣統派面臨最大的困難是“統一”遭到妖魔化後所形成的意識形態阻力。台灣在歷經兩蔣時代四十年的冷戰反共宣傳,將大陸妖魔化,“統一”不但是政治不正確,在戒嚴年代是思想有問題,甚至必須付出入獄坐牢的代價。李登輝執政時,李是打著“國家統一綱領”的旗幟反統一;2008年5月馬英九當選台灣地區領導人,兩岸政策強調“不統、不獨、不武”,柔性否定“統一”。阿扁則是公然以“平等”為由拒統,稱“平等就是平等,不應有某人是中央,而另一人是地方;一位是主人,他人是傭人”,全盤否定統一;故不論是柔性否定或是剛性否定“統一”,李、扁甚至異口同聲抨擊接受“統一”就是出賣台灣,向中共投降。因此,70年來,台灣地區歷屆領導人是如此的否定“統一”,這使“統一”成了政治禁忌。

  2、中華民國法令的反威懾: 另一個問題,是中華民國的存在,即使是島內藍營群眾,也不乏強烈認同中華民國者,他們雖然也支持統一,但受制於中華民國治下之思維,難有堅定的統一信念。“中華民國“原本就是中國,孫中山先生不就反覆言必稱中國?但詭譎的是其治下民眾,每遇台獨抨擊賣台/投降,就未能理直氣壯回應。因為,大家出生成長的經驗都是在中華民國體制下,至於菁英,不乏其一生榮華與中華民國政體連結難以割捨。

  3、傳統忠義之辯VS西方設定的忠義之辯:台獨選舉的時候綠旗如海,在野時對中華民國棄之如屣,但執政後卻藉中華民國之殼,技巧地將中國傳統忠義的“投降”觀念與“統一”相連結,至於台灣優秀飛官在西方受訓,依還輯推理,當然是以母國為設定的假想敵,兄弟相殘,莫此為甚,影響所及,藍營不乏自己跨越不出中華民國政體的傳統忠義心理障礙,遑論公開堅定主張統一的理念。

  就以冷戰產物的黑貓中隊的歷史詮釋而言,當首架U-2偵察機取得中國大陸發展核武的機密膠卷降落台灣,美國CIA站長克萊恩(Ray S. Cline)回憶稱,當他見到所攝照片時是“欣喜若狂”。美國特務克萊恩的“欣喜若狂”是我們民族的悲哀;及後1965年1月,當時遭擊落的U-2飛官張立義,歷經九死一生、夫妻離合,最後是參加2015年10月1日北京九三閱兵,旋赴內蒙謝恩還願,“漢翔萬里,錦繡河山,故國雨露,存歿兩浴”,因為兩岸本源一國。

  因此,在統一的過程中,如何加強武裝理論建設,建構新史觀/新國族認同,鞏固深藍之統一信念,召喚淺籃支持統一,其首要之務尤是恢復其視中國為祖國之認同,突破台灣同胞未能視中國為祖國的心理枷鎖。

五、台灣統派加強理論建設

  展望未來,台灣統派在獨派執政所犯錯誤的基礎上,乘勝追擊,在其所犯的長期錯誤上,長期追擊。當然,在乘勝打擊獨派執政所犯的錯誤時,也要同步強化台灣統派的自信。在“去仇中論”的新民意下,以加強理論建設方式,促成第二波的國族認同轉變,及兩岸從事政治談判為目標。在提及台灣統派的歷史任務時,筆者認為台灣統派首先要客觀認清前述困境、現有實力和存在的意義,而後與時俱進地發揮各自自身優勢。

  台灣統派因不具公權力,故不宜過度自我膨脹,未來兩岸談判肯定是經由台灣當局與對岸談判簽署協議,但台灣統派也不宜妄自菲薄,因台灣統派的最大優勢就是具有旗幟鮮明的統一信仰。台灣統派因信仰而跨越“統一”政治禁忌的心理障礙,故可以其存在,證明台灣有這麼多人不但主張統一,並且視中國為祖國。因此,台灣統派可以現身說法加強理論武裝建設。對此,筆者提出“參與國家治理”、“一國兩制台灣化”兩個口號,其內涵論述略陳如下:

  1、參與國家治理:前述獨派論述,無可諱言,乍聽之下,不乏民眾為獨派“賣台/投降”等歪理震懾,因為在我們中國人忠教節義的道德下,“賣台/投降”是道德的。對此,我們不但要據理駁斥,還要提出積極細膩的論述。事實上,大清對明鄭降清完成統一,用詞用字就很經典細膩,文獻上稱鄭成功孫鄭克塽是“納土輸誠”。因此,筆者依“參與分享經濟發展紅利”論,提出同步平行以“參與國家治理”論,批駁“賣台/投降”論,前者是經濟參與的概念,後者是政治參與的概念。

  論述需與時俱進地指出,大淸200年、民國和中共建政70年,我台灣同胞都有參與國家治理,尤其是台灣同胞還參加對日抗戰呢!其中尤其是後者,上世紀台灣人蔡嘯,就二次出任空軍官校校長官拜大校,蘇新曾出任外交部日本科科長,今天蘇輝還位列國家領導人的台盟主席等,故兩岸統一是我們台灣同胞恢復參與國家治理,那是我們台灣同胞的光榮,也是我們台灣同胞的權利。

  2、一國兩制台灣化:日前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更首次提到要“牢牢掌握兩岸關係發展主導權和主動權”。因此,生為在地人的台灣統派我,看到習總書記的講話,很受啟發,因為我們生長在台灣,生活在台灣,具有臨場感的優勢,我們更有多一份的使命。

  (一)“一國兩制”實踐的時間性:“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是與時間相連結,故其在港實踐具有立即性、時效性和強迫性。昔日香港回歸,1997年是英國交還香港的固定最後時間結點,以此倒推1980年代中期,中英就不得不談,還是英國人先提出,隨著時間逐漸接近1997,“一國兩制”不但是不得不談,並且還要加速談判,使其具體可操作。

  但是兩岸統一卻沒有固定的最後時間,所以“一國兩制”在台灣的實施沒有倒數的時間壓迫,使得台獨政治人物李、扁等可以長期的妖魔化“一國兩制”,或以拖待變,或將其固化永久化。但是,習主席是首次提,兩岸長期存在的政治分歧問題,總不能一代一代傳下去的緊迫時間思維。

  所以,我們一定要具體批駁“一國兩制妖魔化”,而且要堅信,衹要時機成熟,台灣社會一定會接受一國兩制的“統一”概念;例如在蔣經國未開放探親前,台灣社會不就視大陸為匪區?然而一旦政治時機成熟,准許開放探親,台灣社會認知就一夕翻轉。故日後一旦時機成熟,台灣社會肯定會接受“統一”、會接受“一國兩制”;對台灣統派而言,是要在時機成熟來臨前,做好前置準備工作。

  (二)先一國、後兩治:台灣統派在向台灣社會推動宣傳台灣模式的“一國兩制”時,要勇於說清楚講明白,誠如習近平在香港所言,要始終準確把握“一國”與“兩制”的關係,正確處理特區與中央的關係。因此,在論述“一國兩制”時,第一要務就是駁斥台獨蓄意曲解挑撥中央與地方關係是主人與傭人關係的論述。反問獨派,難道花蓮要和台灣當局爭平等?難道花蓮是台灣當局的傭人?花蓮當然是屬於台灣當局管轄。相對的,統一後“一國兩制”當然有中央與地方之分。所以,我們在論述“一國兩制”內涵時,要勇於提出“先一國,後兩制”的概念,絕不可讓獨派有顛倒主從的挑撥離間的機會。

   (三)兵棋推演VS納土輸誠/ 接受“一國兩制”:未來在台灣實施的“一國兩制”,肯定是台灣化的“一國兩制”,這是新生事物,鄧小平一切不變的說法是上世紀80年代的產物,今天我們要與時俱進,在過程中要不斷探索、豐富和發展。習近平總書記就指出,要充分考慮和結合台灣現實情況,找到“‘一國兩制’在台灣的具體實現形式”。

  據此,為減少台灣社會因長期遭扭曲與惡意抹黑而對“一國兩制”所形成的心理障礙,我們可結合台灣實情,從台灣本土的歷史經驗中汲取案例探討。例如1683年7月清鄭澎湖海戰之前,明鄭官兵誓死保衛東寧(台灣),誰敢貳心?但澎湖敗戰,民心思變,願兩岸統一。康熙皇帝在鄭克塽“納土輸誠”後,仁義安置明鄭官兵,本島和平統一;今天科技高度發達,經由兵棋推演,如果兩岸勝負已定,且死傷規模遠勝澎湖一役之明鄭官兵傷亡。為此,台灣統派應以兩岸子孫幸福為己任,勇於說出依邏輯推理的未來真相,並探討統一後情境,例如兩岸各級政府如何對口?各種法令應如何銜接?《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是存是修是廢?對退俸遭砍過重晚年生活困頓者可否酌編預算另行貼補?軍隊如何安置,是否可參考康熙的仁義思維,制定落日條款解甲/或落日條款改以民兵或警察組織,免我台人子弟服役之苦?解我兩岸一家兵戎相見之憂,永澄萬裡海波,兩岸可在政治談判中引入討論,共同思考。

  在方法上,可透過對“一國兩制”的學術探討,學者相互交流,再透過媒體將交流成果向島內宣傳,形成熱議的話題,就可達到廣泛宣傳的目的,從而為兩岸進入統一政治談判中有關“一國兩制”具體內容,作思想上的前置宣導。

六、台灣統派的自我實踐

  台灣統派從事的是民族統一的偉大事業,是傳承台灣先賢志向,是為後世子孫謀福利,光明磊落,故台獨的抨擊,都是政治化的污衊。與此同時,面對如此最新/最強有利統一的新民意新形勢,首先是要鞏固現有的統派基本盤,穩打穩紮,在現有基礎上擴大規模,並提高質與量。策略上,在現階段“去中國化”及兩岸交流嚴峻的形勢下,務必要以遏止台獨勢力去中國化為優先目標。至於具體做法,筆者謹提出幾點意見供參考。

  1)恢復台灣同胞的“祖國意識”,在統一的過程中,恢復台灣同胞的“祖國意識”,是不可廻避的政治任務。因為在統一的過程中,就長期而言,一定要有台灣同胞視中國大陸為祖國,才能達到心靈契合的境地。就短期而言,以旗幟鮮明的“祖國意識”對抗/取代“仇中意識/分離意識”。台灣統派因生於斯長於斯,可現身說法印證/傳承在台灣社會已消失的台灣先賢祖國意識。

  2)重新認識近代中國: 近代中國遭兩蔣“匪化”整整40年,李登輝、阿扁續之妖魔化20年,台灣社會對中國大陸70年來刻骨銘心的奮鬥,尤其改革開放的過程與成就,或認識有限、或認識片面,台灣統派應向台灣社會有系統地介紹內地進步的成就與過程。

  3)兩岸歷史應加入台灣元素/台灣統派歷史:面對台獨史觀,務必要與時俱進地建構兩岸歷史,萬不可重蹈國民黨的覆轍。國民黨蔣氏父子曾在台灣執政40年,說他們不重視歷史不重視文化,並不盡然,衹是他們忽視加入當地的台灣元素。人情同於懷土兮,閩人在台數代歷經百年,已將他鄉台灣化作故鄉,於台灣山川歷史有其特殊感情。例如即使對乾隆朝以國家力量繪製彰顯大清治下史實的《禦製平定台灣□地理指掌全圖》、《台灣田園分別墾禁圖說》古地圖,獨派學者亦是視若珍寶,考據詮釋再三,且無從否定我大清時兩岸同屬一國之實。

  此外,亦宜同步建構台灣統派歷史,一則因為時機成熟、一則是予鼔勵。在新時代下,我們應以建構統派歷史(包括日據時期的祖國派)的方式,將它提升到兩岸的歷史定位,銜接歷史斷層,有助於推動兩岸統一大業者。

  4)連結台灣統派與香港愛國愛港人士:慎防西方外部勢力介入,唆使台獨與港獨相互連結、相互取曖、相互交流論述、相互交流發展實務經驗、台獨引港獨在台灣媒體宣傳,建構遠來和尚會唸經的獨派政治正當性。對此,台灣統派不但要百倍警惕,還應多與香港愛國愛港的有志之士交流與連結。

七、台灣統派的歷史任務

  回首上世紀90年代,李登輝在台灣推動實質台獨政策,催生全球各地的“華僑會館”先後易幟,認同中國大陸代表中國。與此同時,全球各地的“統促會”也適時陸續成立,同步促使各地僑社紛紛加入“統促會”,體現海外華僑,殷切期盼兩岸統一的民族願望。海外僑界這一對“祖籍國”兩岸政治認同的轉變,深深影響了台灣社會第一波的國族認同轉變。

  1.促成第二波的國族認同轉變/兩岸政治談判;國族認同的轉變,事涉宣傳,誠然宣傳的對象是以台灣全民為主,但實務上,首應將宣傳對象區塊化,依年齡可分老、中、青。每個年齡層,不同世代有不同的歷史記憶。關於中青年層,尤其是青年層,則大陸意識淡薄,昔日國共內戰情仇記憶空白,則宣傳重點是如何建構兩岸共同歷史記憶,立足台灣主體建構祖國中國之情;至於中老年世代,因曾接受國府的高強度中國史地教化,不乏對中國大陸具有好感,台灣統派重點是如何將此好感轉化為積極支持統一的力量,促成第二波的國族認同轉變。不但為未來統一政策談判奠基,還要大力催促台灣當局儘早與大陸進行兩岸政治談判,此事應為統派當即之歷史任務。

  2.催化退休軍公教國族認同轉向統一:關於中老年層,又可以軍公教退休者為重,因渠等人生歷經風霜,不容易受台獨的欺騙,且退休己無工作升遷的壓力,可自由表達理念。今天,蔡英文總統政府的台獨政策,手段又毒又狠,不僅抄國民黨黨產,居然是對軍公教大幅減少退俸高達30-35%上下,剝奪老年人的財產權,激發前所未有的民怨,引起軍公教的大反撲,綠營選舉崩盤,否定了蔡英文總統政府的兩岸政策。但這股軍公教的勢力,因其原為國府政體的一部分,是台灣的菁英層,但因曾為軍公教,其中不乏中華民國情結重者,故其兩岸理念與積極支持統一之間,似仍有一段距離,如何能將這股強大的民意,導向轉化為積極支持兩岸統一的力量,然後再以整個老一代國族意識的轉變,擴散影響下一代的中青年族群,形成交錯影響,當是具體可行。

  (作者簡介:戚嘉林,台灣中國統一聯盟主席、博士。本文係作者應中評社之邀,於2018年12月20日在香港由該社舉辦的“第八屆港台影響力論壇”演講稿修改而成。)

 


中國統一聯盟 www.onechina.org.tw © 版權所有 台北市中山區林森北路609號六樓
電話 02-2321-4125 | 傳真 02-2321-0397 | EMAIL:onechina@ms19.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