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關於統盟 > 主席的話--認識爭點,增進兩岸政治互信

次要群組 [各期文章] 列印

認識爭點,增進兩岸政治互信

作者:紀欣(中國統一聯盟主席)      建立日期 2010-06-12
         自2008年4月29日胡錦濤會見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時,首度提出「建立互信、擱置爭議、求同存異、共創雙贏」16字箴言(本文以下稱16字箴言)後,胡錦濤一年多來不斷提到「建立互信」四個字,並總是放在16字箴言的首位,顯示它在兩岸關係發展上的重要性。今年4月29日,胡連首會滿五週年,胡錦濤在上海會見出席世博會開幕式的台灣各界人士時,針對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發表了四點新的看法,第一點也正是「要繼續增進兩岸政治互信,不斷增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推動力」,再度點出增進兩岸政治互信是兩岸關係發展的核心。

 

    2008年5月3日,馬英九就任總統前,即公開肯定16字箴言,並表示它是開啟兩岸關係新頁極為重要的方針。[1]20097月27日馬英九再度當選國民黨主席,在覆胡錦濤賀電之回函中,也寫了「正視現實、建立互信、擱置爭議、共創雙贏」16字,其中除「正視現實」外,其餘12字皆與16字箴言相同,被解讀為對16字箴言的善意回應。但當時國民黨黨政高層就表示,馬英九刻意把「正視現實」排在第一,表達兩岸是兩個不同的政治實體,各自統治,互不隸屬,大陸正視這個現實,兩岸關係才能往良性方向發展。[2]果不其然,兩年來,馬英九一再強調「正視現實」,「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各表」,「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又於去年8月同意達賴來台,今年1月底向美國購買64億美元的武器,重創兩岸政治互信。

 

       增進兩岸政治互信才能持續與深化兩岸和平發展,開啟政治對話,最終結束兩岸政治對立,而首要工作必須先了解兩岸究竟有哪些方面無法「求同存異」、「擱置爭議」,以至於影響到甚至破壞彼此之間的政治互信。瞭解這些阻礙互信的爭點,應有助於兩岸政治互信的增進,並可望及早找到化解爭議之道。
 
「一中各表」vs. 「一中原則」
 
  2008年3月23日,馬英九在當選總統的第二天國際記者會上說,要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基礎上重開兩岸對話。[3]兩年以來,馬英九一再表明,「『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各表』,而依據中華民國憲法,『一中』就是中華民國;「『九二共識』的精神就是『求同存異』,對方不會否定我方說『一中』就是中華民國」。他甚至說過:「中共近六十年來,現在是最熱愛中華民國的時候!」此些論調,加上他的「不統不獨不武」,「終其一生也不會見到統一」、「堅持台灣主體性」,使「九二共識」的焦點成為「各自表述」,也使過去兩年台灣社會對於「大陸與台灣同屬於一個中國」的認同並未增強
馬上台後,「一中各表」、「一中原則」的討論也成了藍營學界的顯學。去年11月的「兩岸一甲子」研討會,以及今年4月初的「本栖會談」上,大部分台灣學者要求大陸「淡化一中原則,接受一中各表」、「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現實」。渠等措詞之強烈,令與會的大陸學者感嘆良多。台灣學者王曉波解釋馬英九的「各表」,是因為在國家統一前,台灣的「一中」表述只能是中華民國,大陸方面也只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中各表」是各自表述,不是「一中互表」相互表述;相互承認是「兩國論」,相互否認只能老死不相往來,要和解交流只能「互不承認,互不否認」,大陸沒有必要質疑或否定「一中各表」。[4]台灣學者邵宗海認為「一中原則」在台灣已逐漸被妖魔化,兩岸當局應以「領土和主權完整的說辭」來取代「一中原則」,這既符合台北的「憲法一中」立場,也不違反北京的「一中原則」。[5]台灣學者 張亞中則認為「一中各表」形同「偏安自保」,兩岸應「一中同表」,以「一中三憲」走向兩岸統合。[6]
綠營至今不承認「九二共識」,不接受「一中原則」。但為向選民表達民進黨非「逢中必反、鐵板一塊」,民進黨主席蔡英文5月2日在「十年政綱研討會」中拋出:「民進黨不排除在不預設政治前提下,與中國進行直接並實質的對話」。此不許別人預設前提,自己卻先預設前提的要求已遭國台辦鄭重駁斥。[7]主張「民共兩黨應儘快展開會談」的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則堅持:民進黨的台獨主張與中國大陸的「一中」原則都只是「圖騰」;如果中國大陸同意把「一中原則」交由台灣2300萬人公投決定,其結果民進黨就必須接受。[8]
 綜上,兩岸當局對於「九二共識」內容仍有歧見,但都承認該共識的核心是「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也正因此,國民黨重新執政後,兩岸能重新展開對話,兩岸關係能和平發展。兩年來,大陸絕少提「一中」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當局卻把「『一中』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國家」、「台灣是中華民國」[9]掛在口上。台灣有人說,這是因為國際上普遍認定「一中」指的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不得不強調中華民國的存在與其主權獨立。也有人抱怨,中共打壓中華民國。其實,根據國際法,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state of China),認定1949年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代表「中國」,享有國際法上的權利,負擔國際法上的責任,係兩岸國際勢力消長所致,也是國際法終於正常「運作」(practice)的結果,並非出於大陸蓄意打壓或否認中華民國。
台灣當局應可看見,過去兩年,大陸以行動證明「內外有別」,不僅配合馬政府的「外交休兵」,也對台灣在參與國際活動上釋出極大善意。筆者以為,隨著中國國際地位大幅提升,國際上的「一中共識」已然堅固不搖,中國大陸已無需過分擔心台灣在國際上與之競爭「中國代表權」,這應有助於未來解決「中華民國定位」的問題。
歷史昭示我們,「一中原則」是決定兩岸關係的根本因素。有它,中國的領土與主權才從未分裂,台灣才能保留「一中憲法」,兩岸關係也才能走向和平發展。筆者以為,16字箴言中的「擱置爭議、求同存異」,其實就是願意也已經「正視現實」。台灣當局既也同意「擱置爭議、建立互信」,就應該站在中國歷史傳承、中華民族的至高點上,坦然接受「一中原則」,早日在「一中」的框架下解決兩岸爭議。
 
「中華民國定位」vs. 「結束政治對立」
 
5月15日「中華民國建國百年慶祝活動籌委會」鄭重宣佈,政府將召集學界撰寫「中華民國百年發展史」,建立「中華民國在地化」的「轉型史觀」。《聯合晚報》稱「這項計畫似乎標誌中華民國與台灣本土更深的連結,在政治上更意味馬英九有意在政治論述上,更強化中華民國植基於台灣而非對岸大陸的明確立場。」[10]《自由時報》則直指「中華民國在地化」是要「表現『中華民國在台灣』中心理念」。[11]看來,「中華民國在地化」是否能拉抬國民黨的聲勢與選票,尚不可知,已再度有人懷疑馬英九把中華民國當作「獨台」、「和平分立」的取巧工具,一步步走上李登輝的路線。
5月25日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在深綠的台灣教授協會舉辦之「中華民國流亡台灣六十年暨戰後台灣國際處境新書發表會」上表示,中華民國是一個流亡政府」、「是威權性與中國性的綜合體」,引起社會一片譁然。國民黨府院黨譴責流亡政府論」是「矮化國格,自我否定」,[12]綠營有政治人物及自由時報出面相挺,但投身於五都選舉的高雄市長陳菊說:「中華民國現在不是流亡政府」,「目前台灣正式名稱是中華民國」。[13]
藍營媒體紛紛以中華民國早已直接民選,建立堅強政權主體性;民進黨從建黨參與選舉開始,即已進入中華民國體制;民進黨年底要競逐五都等等為由,反駁「流亡政府論」。《中國時報》社論又指出,即使國民政府1949年「流亡」來台,但當時仍為多數國際社會所承認,並未「亡國」[14]同一天《聯合報》社論在痛斥蔡英文之際,居然指稱「『流亡政府論』必然掉入『中共同路人』的統一戰線,不啻搶在北京前頭否定了中華民國」[15]
    蔡英文此時此刻提出「流亡政府論」,當然是刻意製造省籍對立,並想鼓吹選民(包括外省人第二代第三代)唾棄具「威權性與中國性」的國民黨,以取得五都選舉的勝利。但該論調更想讓李扁的「去中國化」延續下去,也希望藉此吸納外省人,逐步走向台獨。蔡之動機及目的,的確應該大批特批,只是藍營種種對流亡政府論」的駁斥本身有不少問題。筆者以下試舉幾例,謹供參考指正。
首先,「流亡政府」(government-in-exile)通常是指流亡至他國的政府,而台灣在1945年就回到中國的懷抱,國民政府1949年遷到中國的領土台灣時,並未流亡至外國,因此不是「流亡政府」。但有些國際法學者認為,當絕大部分中國領土在1949年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新政府統治,國民政府遷台後,僅在台澎金馬產生「效力」(effectiveness),又始終未放棄對於全中國的「權利主張」(claim of right),中華民國政府可歸類為「流亡政府」。[16]其次,一個地區所採取的政治體制或其經濟狀況,與其是否構成「國家」(state)沒有任何關係,換言之,直接民選與經濟起飛不會改變中華民國是不是流亡政府的本質。再者,《聯合報》稱「台獨得以滋長的根本原因,就是北京不承認中華民國」,[17]這種論調不僅漠視事實,缺乏對國際法的認識,也有刻意製造「仇中」之嫌,除作者與極少數人可得到情緒發洩,實在無助於解決中華民國定位的問題。
依筆者看,中華民國確曾是台灣的最大公約數,但歷經李登輝的「兩國論」、陳水扁的「一中一台」,中華民國早已變質。尤其,卸任後的李登輝2003年8月23日公開表示「中華民國已不存在」、「中華民國只是個名字,不是一個國家」。[18]而陳水扁雖表示在他任內要正名制憲「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但他仍於2005年6月第七次修憲廢除國民大會後,展開長達兩年的「第二階段憲改」,希望「正名制憲」,正式終結中華民國。陳水扁2007年8月31日問「中華民國是什麼碗糕?」[19]2009年在收押期間,還曾以「前任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總統」的名義,向美國華盛頓軍事法庭告狀。
李扁兩位本省籍總統先後將中華民國視為一個道具或空殼子,才是真正否定中華民國,讓人認為它隨時可以被拋棄。對於不少原本就認為國民黨是「外來政權」的本省人而言,他們本來就沒有「中華民國情結」,自然不必「捍衛中華民國」,他們比較容易接受綠營政治人物宣傳的「馬英九傾中賣台」對於因家庭背景或受中華文化薰陶,而有民族感情或大中國思想者,或從小習慣於中華民國作為國號者,或擔心自己做不成中國人者,在台灣社會長久缺乏統一論述的情況下,他們確實難以接受中華民國消失,也因此比較容易聽信「中共打壓中華民國論」。不過,依筆者之見,不論是以上哪一種人,恐怕都不會滿意「中華民國在地化」,因為它根本不可能改變中華民國的困境
就國際法(係國家與國家之間的法律)而言,台灣海峽兩岸的問題,從來不是「中華民國vs.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個國家之間的問題。具有幾千年歷史的中國,儘管朝代政權更替,一直是延續的,也始終是同一的國際法主體。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既沒有消滅舊的國際法主體,也沒有產生新的國際法主體,也就是說絲毫不影響中國的國際法主體地位,至於兩岸的分立對峙,只是中國的內政範疇。基上,台獨確實有必要終結中華民國,與「中國」脫離關係,統一則只要解決「胡六點」中的「上世紀四十年代中後期中國內戰延續的政治對立」,無需「砍中華民國的頭」。[20]
大陸學者對中華民國定位問題已有相當了解,也已著手研究化解中華民國難題的各種可能性。例如上海學者章念馳在〈創條件解「中華民國」難題〉一文中表示,「面對中華民國是需要條件的」、「支持兩岸和平發展,就會給雙方創造這樣的條件」。[21]文雖未提出具體解決方案,但已表明只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繼續深化,兩岸政治互信不斷增強,必可創造出解決難題的條件廈門學者劉國深提出「國家球體理論」,強調「加強政治互信不只是雙方在既有的互信基礎上,繼續擴大兩岸領土和主權一體性的認知交集,也該默認或接受『一個中國境內兩個競爭中國代表權的政權差序並存』的現實。」[22]該主張建議,只要台灣當局堅守「一個中國」與「領土和主權從未分裂」基本立場,中華民國政府應被認可為有效治理台灣的「政權」,兩岸可以在那個基礎上展開平等協商。此論述是否能增進兩岸政治互信,並在兩岸展開政治對話時,有益於化解中華民國定位問題,值得期待
 
「擱置統一」vs.「復歸統一」
 
馬英九5月7日接受《華盛頓郵報》專訪時語出驚人,「大陸在口頭上擱置對統一的要求,台灣淡化獨立主張,彼此致力於維護和平」[23]該「擱置統一論」遭國台辦鄭重否認,[24]但5月19日馬英九舉行就職兩週年中外記者會再次強調,他任內不論四年、八年,都不會與中國大陸談判任何有關統一的問題,他還把兩岸關係定位成「和平護國」,不會讓中華民國主權、尊嚴受到影響和傷害。[25]同一天,自由時報》首頁登出〈王曉波:馬的方向是終極統一〉,使馬英九的統獨立場再次成為社會焦點。[26]
馬英九的統獨立場始終受人關注。2005年底,時任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對美國《新聞週刊》說,「對我們的政黨而言,終極的目標是統一」;[27]次年2月14日國民黨在《自由時報》刊登「尊重台獨選項」廣告;3月底在美國說「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不需要獨立兩次」;2007年競選總統期間,提出「不統不獨不武」、「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並宣示在其任內決不推動統一,在其一生之內也見不到「統一談判」;[28]2008年就職前接受日本《產經新聞》專訪時稱,「台灣作為東亞一個國家,歡迎一切有助於區域穩定及繁榮之事」;[29]2008年就職前夕,對媒體公開稱「中華民國主權屬於全體國民,台灣就是中華民國」。[30]
王曉波認為中華民國的「一中憲法」大方向是「終極統一」,馬英九既遵守憲法,其大方向只能是「終極統一」;而馬所說的「不統」是治權的「不統」,「不獨」才是針對主權。[31]政論家南方朔則說馬「是一個萬花筒式的人,獨派可以把他看成是獨派,統派可以把他看成是統派,這是馬英九的過人之處,什麼都沾到一點,什麼都不是。」[32]
依筆者看,即使馬英九只重複說「台灣就是中華民國」,而從未說過「中華民國就是台灣」,但他經常把「中華民國」與「台灣」畫上等號,又曾表示要「堅持中華民國台灣的現狀」,[33]上海學者倪永傑所稱:馬英九「心存台灣就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之念,其後果與民進黨的主張有相似之處或者就是一種異曲同工之妙」,[34]不無道理。而且,且不論馬英九的真心實意為何,其「不統不獨」、「堅持台灣主體性」與「台灣前途由2300萬台灣人決定」,確實使得李扁刻意營造的「拒統」氛圍繼續在台灣蔓延,令人遺憾。
 儘管和平發展是當前兩岸關係的主軸,儘管大陸對台工作始終抱持「先易後難、先經後政、把握節奏、循序漸進」立場,「爭取實現祖國和平統一」是大陸「一貫的立場和明確的目標」。[35]而16字箴言中的「求同存異」指的是擱置爭議,決非擱置統一。和平發展也因此被解讀為和平統一的「初期階段」、「基礎階段」、「過渡階段」或「社會準備階段」。至於何為「統一」,「胡六點」已表明「1949年以來,大陸和台灣儘管尚末統一,但不是中國領土和主權的分裂,而是上個世紀40年代中後期中國內戰遺留並延續的政治對立,這沒有改變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的事實」,「兩岸復歸統一,不是主權和領土再造,而是結束政治對立」。海峽兩岸關係協會副會長張銘清近日就指出:「胡六點」準確界定了兩岸關係的本質屬性和政治定位,吾人應當按照結束兩岸的政治對立的定位,思考破解政治難題的方向,解決兩岸問題。[36]
  依筆者之見,「兩岸復歸統一」必然是「實力統一」。一方面,中國必須在改革開放30年的基礎上繼續發展建設,使統一的物質基礎、必要條件更加堅實,讓台灣民眾不僅現在就能得到「和平紅利」,統一後能享有更大的利益。另一方面,大陸必須快速有效爭取到台灣同胞感情上的認同,並使其對於共同實現中華民族復興產生榮譽感,持續強化統一的充分條件。有關後者,要如何讓台灣民眾恢復「祖國意識」,知道「結束政治對立」沒有「消滅中華民國」的問題,反而可以讓台灣人民享有全中國的領土和主權,的確需要時間,需要努力,更需要在國民兩黨,藍綠之外,民間社會有一股支持統一的聲音與勢力。筆者期望,在艱困環境中始終能堅持立場,愈挫愈勇的台灣自發性統派團體,今後能更團結一致,擴大統一戰線,增加社會的能見度,建立統一的話語權,使統一成為更多人的選項。
 
「威脅論」vs. 「不允許他國干涉內政」
 
從今年3月31日陸委會副主委趙建民在淡江大學發表《當前政府的大陸政策與兩岸關係》演講時指稱:「大陸對台灣永遠是威脅」、「台灣與美國關係優於兩岸關係」,[37]到台灣駐日代表馮寄台近一個多月來兩度在日本公開呼籲日本朝野瞭解馬政府「反共和中」的方針,並說「台灣不會屈服於中國大陸」,[38]再到國防部副部長楊念祖5月底在美國華府直指,大陸對台灣構成「明顯而立即的威脅」,請求美國儘速出售F-16,[39]可知兩岸關係雖已走向和平發展,馬政府官員仍把大陸視為「威脅」,而這些論調已嚴重傷害兩岸政治互信。
有人質疑上述言論是否代表馬政府立場,這顯然低估了馬政府官員的「服從性」。馬英九確曾於2008年1月初接受《聯合報》專訪時說,「未來兩岸協商不需要、更不必要美方介入,兩岸可以自己解決自己的問題」;「台灣的事情我們要自己做主」,[40]也在就任後決定兩岸之間「外交休兵」。不過,馬英九也毫不掩飾,他認為大陸是台灣的威脅。除不斷強烈要求大陸撤飛彈外,他也一再表達,只有向美國採購防禦性武器,才能「更有信心保衛台灣」,「以免兩岸政治談判時,台灣處於不利地位」。4月底他對CNN記者說「永遠不會要求美國人民為台灣而戰」,此說遭人質疑後,他立即並多次澄清,他是要表達「我們會繼續向美國採購武器」、「展現身為一個主權國家應有的自我防衛決心」。5月19日就職兩周年記者會時再次強調,台灣要採防衛部署、有效嚇阻,現在還不到建立兩岸軍事互信機制的時候。
「中國威脅論」自美英兩國人士在1990年代初期提出至今將近二十年,而這段期間,世界局勢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也已和平崛起,中美外交關係更是日益密切,美國卻始終未放棄「中國威脅論」。美國表面上樂見兩岸和解合作,暗中卻繼續「以台制中」;表面上說決不介入兩岸政治協商,卻在幕後下指導棋;不顧大陸抗議,繼續對台軍售,卻說這有助兩岸關係。美國之目的不難了解,除想以台灣問題「圍堵中國」,也為維護它在西太平洋的戰略地位與國家利益。比較令人不解的是,馬英九明明知道,這兩年來台灣能保住23個邦交國,連續兩年出席WHA,完全是因為他承認「九二共識」,大陸釋出善意的結果,那他又為何頻頻拋出「威脅論」?對此,筆者臆測如下:
其一,馬英九相信,美國是盟邦,維持良好的台美關係,才能保障台灣的安全及自主權;台灣靠美國提供的防禦性武器,可增強自我防衛能力,未來和大陸政治談判時能處於較有利地位。馬有此想法,當然與其「反共情結」、長期被「美化」有關。對此,馮寄台的「反共和中說」表達得很清楚。
其二,深刻了解台灣朝野都是親美派,以為必須在兩岸政策與對外關係之間「採取平衡原則」,才能擺脫綠營的「傾中」指控,也才能在推動兩岸政策時減少阻力。馬的動機或或許沒錯,但從各種統計資料看來,若要實現「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政策,兩岸關係的位階本來就必須高於對外關係。
其三,擔心台美關係不好,或其兩岸政策不符合美國的期待,可能影響2012年連任。對此,學者王曉波建議,為避免美國介入兩岸政治對話,或在2012年大選時搞「顏色革命」,馬英九不宜在第一任期內開啟兩岸政治性對話,或簽訂和平協議。筆者以為,不斷增進政治互信,才有條件開啟政治對話,馬政府應停止不利兩岸政治互信的「威脅論」。
「胡六點」明確指出「解決台灣問題、實現國家完全統一是中國內部事務,不受任何外國勢力干涉」。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允許他國干涉自己的內政,正在走向富強的中國歷經一百多年列強的侵略,再也不容許外國勢力染指中國人自己的事情。馬政府應該認清,只要台灣誠心誠意與大陸休戚與共,與大陸建立兩岸共同家園,大陸絕非台灣的「威脅」,而是絕佳的「機會」。
 
結語
 
兩年來,兩岸在海協、海基兩會四次協商,各界全方位交流下,已產生初步的政治互信。但若想深化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開啟兩岸政治對話,簽訂兩岸和平協議,最終「結束政治對立」,兩岸政治互信都必須大幅度增強,而認識當前存在於兩岸之間的基本爭點,將有助於加強政治互信,早日找出化解爭議之道。除此,為避免破壞政治互信,台灣當局應破除凡事要求大陸「有同理心」、「自制」,「體諒」的心態,尤其五都選舉在即,馬政府應避免不必要的「選舉語言」,以免讓兩岸關係淪為選舉的「祭品」。
 

                                                                        紀欣 落筆於2010年6月10日台北



[1] 《聯合報》2008年5月4日。
[2] 《聯合晚報》2009年7月27日。
[3] 《聯合報》2008年3月24日。
[4] 王曉波〈論「九二共識」與「一中各表」〉,《海峽評論》229期,2010年1月號。
[5] 邵宗海〈取代一中原則的可能路徑〉,《旺報》2010年4月20日。
[6] 張亞中〈一中三憲:重讀鄧小平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中國評論》,2009年8月號。
[7] 中新網2010年5月12日。
[8]〈民進黨不是台獨黨是公投黨〉許信良專訪,《旺報》2010年5月31日。
[9] 2009年5月19日馬英九執政一周年記者會,《聯合報》2009年5月20日
[10] 《聯合晚報》2010年5月15日。
[11] 《自由時報》2010年5月16日。
[12] 《聯合報》2010年5月26日。
[13] 《聯合報》2010年5月27日。
[14] 《中國時報》2010年5月31日。
[15] 《聯合報》社論2010年5月31日。
[16] James Crawford, The Creation of States in International Law, Second Edition, Oxford 2006.
[17] 《聯合報》〈黑白集〉2010年5月18日。
[18] 《聯合報》2003年8月24日。
[19] 今日新聞網2007年9月1日。
 
[20]引述《聯合報》社論2010年5月18日。
[21]章念馳〈創條件解「中華民國」難題〉《中國評論》月刊網路版2010年5月16日。
[22] 劉國深〈加強兩岸政治互信ABC〉《中國評論》月刊2009年12月號,總第144期。
[23] 《中國時報》2010年5月9日。
[24]  中新網2010年5月12日。
[25]《中國時報》2010年5月20日。
[26] 《自由時報》2010年5月19日。
[27] 《中央社》2005年12月20日。
[28] 《聯合報》2007年9月16日。
[29] 《聯合報》2009年5月20日。
[30] 中央社2008年5月6日電。
[31]《海峽評論》社論234期,2010年6月號。
[32]  華視新聞網2010年5月19日。
[33]《民眾日報》2007年11月23日。
[34] 倪永傑〈馬英九兩岸政治定位主張評析〉,上海台灣研究第九輯,2009年12月。
[35] 國台辦發言人楊毅2010年5月12日新聞發佈上所言。中新網2010年5月12日。
[36] 張銘清〈尋求兩岸和平發展路徑之我見〉,《中國評論》月刊網路版2010年6月7日。
[37] 《聯合報》2010年4月1日。
[38] 《中央社》2010年4月9日及6月3日。
[39] 《聯合報》2010年5月29日。
[40] 《聯合報》2008年1月4日。 
 
 
 
 
 
 
 

中國統一聯盟 www.onechina.org.tw © 版權所有 台北市中山區林森北路609號六樓
電話 02-2321-4125 | 傳真 02-2321-0397 | EMAIL:onechina@ms19.hinet.net